新聞中心

創新、誠信、務實、高效

熱點資訊
關于我們

沈陽泰恒通用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以“著眼軌道交通設備,開發鈦合金應用技術”為發展理念,以鈦合金貨架,鈦合金螺絲,鈦合金絲為主打產品,公司先后與中國北車集團、南車集團旗下公司建立了良好的合作關系,并在車輛輕量化、替代進口產品等方面開展了廣泛的合作。

新聞中心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太神了!廣東醫生引領無痕補心療法的發展
發布時間:2019-01-05 18:04 來源:沈陽泰恒通用科技有限公司 閱讀:
張志偉,一名省級醫生,與研究人員聯手,獨立開發了世界上第一個可生物降解的房間隔缺損患者閉塞系統,該系統目前用于房間隔缺損患者的介入治療。
    
     10月23日上午,一位55歲的患者張先生(化名)成功地接受了一次不開胸的房間隔缺損心臟手術。醫生通過導管將封堵器送入心房,并順利填補間隙。此外,這種可生物降解的可吸收封堵器在兩三年內會在張先生的體內降解,因此不會留下任何痕跡來填充心臟。
    
     這種看似微不足道的封堵器使用L-聚乳酸材料,植入后最終降解成水和二氧化碳,改變了過去用于介入治療的鎳鈦合金封堵器的潛在致敏性、磨損甚至血栓形成風險,據報道這是第一種可生物降解的封堵器。由廣東省人民醫院牽頭,中國企業自主開發,國家安全批準的SION系統。
    
     張先生是第14位接受此項治療的患者,在10月8日至14日舉行的第二屆中國結構性心臟病周和第二屆中國結構性心臟病國際會議上,省心血管病研究所張志偉的研究小組使用G生物降解封堵器首次在會議上獲得專家一致好評。
    
     先天性心臟病是我國首例先天性缺陷。冠心病的總發病率接近千分之一,即100例兒童中可能有1例患有冠心病,房間隔缺損(ASD)是臨床上最常見的先天性疾病之一,張志偉認為其發病機制是胚胎發育過程中原房隔異常,導致左、右心房發育不全。殘余毛孔:女性比男性更易患此病。如果不治療,會導致右心室擴大,增加心臟負荷,甚至在晚期出現肺動脈高壓和房顫等一系列并發癥。
    
     那么,如何治療這種疾病呢張志偉介紹,傳統的方法是做開胸手術修補。近年來,隨著介入手術的不斷成熟,越來越多的患者受益。據介紹,我國每年進行近10000例房間隔缺損介入治療,介入性心肺轉流術是通過心臟導管將封堵器送入心臟以填補缺損。手術不需要手術,但需要醫生熟練,同時,對封堵器的要求也很高。目前國內外常用的先天性封堵器是由鎳鈦合金絲制成,但鎳含量超過50%。研究表明,鎳含量超過一定的l。在一些病人中,imit可能會引起過敏和中毒,嚴重的過敏甚至需要手術來移除封堵器。
    
     2010年,張志偉率先提出了用可降解材料代替傳統金屬材料制造插塞器的概念,雖然國外已對類似產品進行了研究,但尚未進入臨床試驗階段,張志偉的團隊與研究人員共同開發了一種新型的可生物降解心房酶。PTAL缺陷封堵系統經過一系列的基礎研究,如專利分析、樣機設計、結構優化、實驗室測試和動物實驗等。原料PLLA是一種可生物降解的高分子材料。當它被送入心臟以填補空位后,心內膜組織將跟隨閉塞物生長,裝置正在緩慢生長。動物實驗表明,這種填充物在2-3年內降解成水和二氧化碳,張志偉說這種填充物不會留下痕跡。例如,過去用鎳鈦合金封堵器填充房間隔缺損可以從根本上治愈,但就像用鋼板修復房間隔缺損一樣。張志偉說:現在,用這種可降解材料,用同一塊磚來修補,沒有留下痕跡,效果會更好。
    
     那么,這種材料有多安全張志偉說,在用于人體之前,他們已經在體外模擬了1900萬次心臟跳動,并在數十個動物實驗中進行了驗證。他們都很安全。它們最終獲得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批準,成為世界上第一個用于臨床實踐的生物可降解閉塞系統。
    
     張志偉說,目前可生物降解封堵器的規格是直徑8-34毫米。在手術過程中,醫生會根據患者的具體缺陷調整封堵器,但用可生物降解的封堵器修復房間隔缺損仍處于臨床試驗階段。從今年5月至今,共有14名患者接受了介入手術,其中最小的3歲和最大的55歲。最近,張志偉的團隊接受了一名來自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8歲兒童,他的房間隔缺損約14毫米,并被評估為能夠接受手術。張志偉說,A-to在196例房間隔缺損患者中,TAL將在臨床試驗中免費接受治療。他還承認,這項新技術尚未應用于超過32mm的房間隔缺損患者。希望該生物降解封堵器能在今后取代金屬封堵器,應用于更多的先天性心臟病患者。
    
     張志偉,一名省級醫生,與研究人員聯手,獨立開發了世界上第一個可生物降解的房間隔缺損患者閉塞系統,該系統目前用于房間隔缺損患者的介入治療。
    
     10月23日上午,一位55歲的患者張先生(化名)成功地接受了一次不開胸的房間隔缺損心臟手術。醫生通過導管將封堵器送入心房,并順利填補間隙。此外,這種可生物降解的可吸收封堵器在兩三年內會在張先生的體內降解,因此不會留下任何痕跡來填充心臟。
    
     這種看似微不足道的封堵器使用L-聚乳酸材料,植入后最終降解成水和二氧化碳,改變了過去用于介入治療的鎳鈦合金封堵器的潛在致敏性、磨損甚至血栓形成風險,據報道這是第一種可生物降解的封堵器。由廣東省人民醫院牽頭,中國企業自主開發,國家安全批準的SION系統。
    
     張先生是第14位接受此項治療的患者,在10月8日至14日舉行的第二屆中國結構性心臟病周和第二屆中國結構性心臟病國際會議上,省心血管病研究所張志偉的研究小組使用G生物降解封堵器首次在會議上獲得專家一致好評。
    
     先天性心臟病是我國首例先天性缺陷。冠心病的總發病率接近千分之一,即100例兒童中可能有1例患有冠心病,房間隔缺損(ASD)是臨床上最常見的先天性疾病之一,張志偉認為其發病機制是胚胎發育過程中原房隔異常,導致左、右心房發育不全。殘余毛孔:女性比男性更易患此病。如果不治療,會導致右心室擴大,增加心臟負荷,甚至在晚期出現肺動脈高壓和房顫等一系列并發癥。
    
     那么,如何治療這種疾病呢張志偉介紹,傳統的方法是做開胸手術修補。近年來,隨著介入手術的不斷成熟,越來越多的患者受益。據介紹,我國每年進行近10000例房間隔缺損介入治療,介入性心肺轉流術是通過心臟導管將封堵器送入心臟以填補缺損。手術不需要手術,但需要醫生熟練,同時,對封堵器的要求也很高。目前國內外常用的先天性封堵器是由鎳鈦合金絲制成,但鎳含量超過50%。研究表明,鎳含量超過一定的l。在一些病人中,imit可能會引起過敏和中毒,嚴重的過敏甚至需要手術來移除封堵器。
    
     2010年,張志偉率先提出了用可降解材料代替傳統金屬材料制造插塞器的概念,雖然國外已對類似產品進行了研究,但尚未進入臨床試驗階段,張志偉的團隊與研究人員共同開發了一種新型的可生物降解心房酶。PTAL缺陷封堵系統經過一系列的基礎研究,如專利分析、樣機設計、結構優化、實驗室測試和動物實驗等。原料PLLA是一種可生物降解的高分子材料。當它被送入心臟以填補空位后,心內膜組織將跟隨閉塞物生長,裝置正在緩慢生長。動物實驗表明,這種填充物在2-3年內降解成水和二氧化碳,張志偉說這種填充物不會留下痕跡。例如,過去用鎳鈦合金封堵器填充房間隔缺損可以從根本上治愈,但就像用鋼板修復房間隔缺損一樣。張志偉說:現在,用這種可降解材料,用同一塊磚來修補,沒有留下痕跡,效果會更好。
    
     那么,這種材料有多安全張志偉說,在用于人體之前,他們已經在體外模擬了1900萬次心臟跳動,并在數十個動物實驗中進行了驗證。他們都很安全。它們最終獲得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批準,成為世界上第一個用于臨床實踐的生物可降解閉塞系統。
    
     張志偉說,目前可生物降解封堵器的規格是直徑8-34毫米。在手術過程中,醫生會根據患者的具體缺陷調整封堵器,但用可生物降解的封堵器修復房間隔缺損仍處于臨床試驗階段。從今年5月至今,共有14名患者接受了介入手術,其中最小的3歲和最大的55歲。最近,張志偉的團隊接受了一名來自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8歲兒童,他的房間隔缺損約14毫米,并被評估為能夠接受手術。張志偉說,A-to在196例房間隔缺損患者中,TAL將在臨床試驗中免費接受治療。他還承認,這項新技術尚未應用于超過32mm的房間隔缺損患者。希望該生物降解封堵器能在今后取代金屬封堵器,應用于更多的先天性心臟病患者。
    
    

沈陽泰恒通用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沈陽泰恒通用科技有限公司主要生產鈦合金貨架,鈦合金螺絲,鈦合金絲等各種鈦合金產品,是一家集鈦合金產品研發、設計、生產、銷售于一體的高新技術企業。